阳殿枫

老婆,凌翎柒
all叶,叶修新杰本命
其实,我是个正经人

[all叶]叶修失踪案

  今天兴欣的气氛格外的诡异,训练也不做了,Boss也不抢了,快递也不取了,瓜子也不磕了,水也不倒了,垃圾话都没人喷了。
  还时长错屏到选手群,发一些诸如“小卖部没有”“网吧没有”“天台没有”“下水道没有”此类的话。
  所以说你们都去了哪啊!
  不管选手群里的各位如何猜测,兴欣众人都忙碌地奔赴在H市各个街区,来无影,去无踪,江湖人称小旋风。为H市添加了一个个茶余饭后的都市怪谈。
  言归正传。
  今早七点整,大家歪歪扭扭哈欠连天地聚在餐桌前准备吃早餐,陈果一边倒豆浆一边问:“叶修呢?还没起床?”
  魏琛瘫在椅子上揉着通红的眼睛,人上了年纪就熬不得夜了:“起来了吧,我看他的床空着啊。”
  陈果巡视一圈,扯着嗓子大喊一声:“叶修!”
  只有窗外的麻雀象征性地拍两下翅膀给予回应。
  住在这个地方,即使是鸟也要有强大的心脏,优胜劣汰,适者生存。
  然而叶修并没有出现。
  本以为这人可能出去了,可直到吃完早饭也没回来,这就引起了众人的重视。
  方锐忧心忡忡地揪着在训练室找到的叶修队服的衣角,一副丈夫失踪的小媳妇样,提议道:“我们报警吧,老叶这么可爱,一定是被绑架了。”成功获得陈果一个暴栗。
  唐柔翻着手机地图:“我们出去找找吧。”
  于是便有了开头一幕。
  后来实在是山穷水尽,除了报警能走的地方都走遍了。
  包子不顾罗辑的阻拦,执意掀开下水井盖冲里面大喊老大,差点被当成贼和神经病带走。
  苏沐橙和莫凡被粉丝认出,飞奔了两条街才甩脱。
  乔一帆去小卖部被老板教育半个小时未成年不能吸烟,吸烟有害健康,外加半小时的养生授课。
  安文逸爬上天台,坚决贯彻古人的教导“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再加上自己的牧师之镜,一定能找到失踪的队长,结果造成眼镜不堪重任跳楼自杀。
  最惨的是方锐。
  他跑了一上午没有任何收获,拖着魔鬼般的步伐走进公园,坐在长椅上打算歇一歇,拧开瓶盖咕咚咕咚灌了半瓶水。手下一个差错,瓶盖被弹飞,以一个奇妙的弧度越过身后的树丛砸了下去。
  “哎呀!”
  好像砸到人了,方锐连忙探过身子打算道歉,看到树后一对小情侣怒视着他。
  场面有一丝尴尬。
  方锐虽然打法猥琐,但本质还是个单纯的孩子,他连连道歉,瓶盖都没要就往后退,手一松余下的半瓶水全洒在身上,浇了个透心凉。
  方锐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这个没有老叶的地方一定是被诅咒了,小小的方锐感受到被幸运E支配的恐惧他需要温暖,需要爱。这时,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
  一个套着红袖章的大妈一只手按住他,一只手拦在他面前:“乱扔垃圾,罚款十元。”
  “我没......”方锐刚想辩解,身为职业选手怎么可能会乱扔垃圾留下被罚款的污点。转瞬想起了那个瓶盖,和洒了半瓶水的空水瓶。
  方锐词穷了,认命地交罚款。
  破财消灾破财消灾,他念叨着。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方锐一手拿着钱,一手接起陈果的来电“方锐,你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啊?”
  “没有啊......我去!”
  “站住!”
  通话中断。
  方锐把手机像板砖一样拎在手里,在小偷身后穷追不舍。
  刚才他正接着电话,这个小毛孩突然窜出来抢过钱包就跑。这要让人知道,他方锐在职业圈还如何立足?玩过盗贼的人被贼偷了?
  可能是上午体力消耗太大,方锐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弯腰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在逆光中,眼睁睁看着小偷牵着他见异思迁的钱包绝尘而去,奔向美好的未来。
  可怜的方锐并没有看到不远处缓缓升起的手机镜头。
  选手群里,黄少天疯狂刷屏。
  夜雨声烦:哈哈哈方锐这是在做什么,当英雄抓小偷拯救世界吗?那一身滴水的衣服是夏天新的降温方法?兴欣的人呢人呢人呢,快来认领你们的点心啊,老叶呢,话说你们在玩什么,捉迷藏还是体能训练?这是什么新型的训练方法吗哈哈哈哈.......
  底下一排+1加捶桌笑。
  索克萨尔:出了什么事吗@沐雨橙风
  沐雨橙风:我们在找叶修。
  下午,户外温度节节攀升,大家陆陆续续回到了上林苑。
  没有任何线索,一群人坐在沙发上垂头丧气,缅怀着队长留给他们的一点一滴。
  魏琛回屋想给热到冒汗的手机充个电,正弯腰捡掉在地上的充电器时,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诱导着他稍稍偏移视线,探索世界的秘密,宇宙的意义,人生的目的。这简直堪称21世纪最伟大的发现。使他喜不自胜,老泪纵横,感觉千帆过尽都只是为了这最后一刻的狂欢。幸福的魏琛希望有人与他共同分享这胜利的果实,迎接黎明的曙光。于是.......
  一群人将这个小房间挤的水泄不通,低沉的“哇”“哇”此起彼伏。
  苏沐橙笑眯眯地举起手机对准依旧在床底睡得香甜的叶修来了个九连拍。
  沐雨橙风:叶修哥最新睡颜照,有意者私聊。

——END——
 

评论(14)

热度(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