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殿枫

老婆,凌翎柒
all叶,叶修新杰本命
其实,我是个正经人

[all叶]听说叶修没人疼?

ooc预警!

  毕竟是一群二十多岁的孩子,世邀赛夺冠后,大家决定在苏黎世玩一阵子,见识见识异国番邦风情,学习锻炼英语德语,体验一下当地风俗,考察外国网吧的座椅舒适度之类的。以上这些,与国家队队宠叶修同志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叶修:我负责研究酒店网速与电脑安全问题,为国家队带来最舒适的生活环境。
  你可爱你有理。
  又到了国家队唯二的两个妹子逛街的日子,两人软磨硬泡撒娇卖萌威逼利诱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生拉硬拽地把叶修拎出门晒晒太阳。
  临走时,楚云秀优雅地踩着小高跟回眸一笑,一脸的志得意满。
  看到没,这就是妹子的优势!
  众人敢怒不敢言,这个手握all叶资源最多的女银在挑衅!
  喻文州看着已经气成河豚的一干人等,笑眯眯地编辑一条信息。
  苏队/楚队,今天的开销交给我吧。求领队试衣照。
  可见手速不能代表一切。
 
  已是下午。
  这条步行街设计得很是讲究。从头到尾由石砖铺就,细细观察又会发现色彩上细微的差别,刻有繁复的花纹,整体来看规律且美观。店铺大多是彩色的玻璃木门,悬挂着中世纪油灯。还有一些流动的商贩,热闹却不喧嚣。放眼望去只觉满目都是历史沉淀出的意蕴,这种影响细密悠长,顺着爬山虎的藤蔓不断延伸......
  此时的叶领队站在人群外举着甜筒眼神迷茫。
  刚才他本来乖乖地走在两人一侧,不知道被谁撞了一下,下意识转头看去。结果就这一会功夫,两个女孩子就不在身边了。
  “哎,这位小哥是中国人吗?”
  叶修循声望去,发现自己站在一个算命摊旁,说话的应该是店主,一位身着道袍不伦不类的中年男人。
  叶修点了点头。
  “他乡遇故知啊!”那人十分激动,“有缘人呐,来来来,我给你免费算一卦!”
  叶修被摁在椅子上,咬了一口快化了的甜筒。
  那道士捧过他空着的那只手放在桌子的软垫上,左摸摸右看看,时不时低头思索。
  叶修坐了很久,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您看出什么了?”
  那人捋了捋根本不存在的胡须,闭了下眼深沉地说:“年轻人啊,你命苦啊。平时没少受排挤和非议吧。”
  叶修想想那群总背着他偷偷商量什么的众人,沉痛地点了点头。
  “平时是不是总有人对你冷嘲热讽?”
  叶修又想到了孙翔和唐昊,炸毛的张佳乐和唠唠叨叨的黄少天,点头:“嗯!”
  道士说得更加起劲,“是不是总有人干预你的想法,左右你的决定甚至不顾及你的态度?”
  叶修的小脑瓜里浮现出强行拆散他和荣耀女神的张新杰,拐卖他真爱的泡面贩子方锐,偷走点燃他生命光辉的打火机的喻文州,点头十连发。
  道士刚想继续说,叶修的手机响了。
  叶修眼睛刷地就亮了,从衣服里勾出挂在脖子上的手机,对着那头焦急地喊道:“文州,沐橙和云秀好像走丢了!”
  另一头的众人听到这人毫无自知之明的话都沉默了,齐刷刷地看向苏沐橙和楚云秀。
  走丢的是您啊!
  本来很担心的喻文州现在只想扶额:“苏队和楚队回来了,把手机定位打开,我们去接你。”
  叶修笑着应了。
  刚操作完,周泽楷先找来了。
  枪王严肃地将叶修从上到下检查了一遍,松了口气,脱下外套给叶修套上:“前辈,多穿点。”
  叶修打趣道:“谢谢小周,男友力max啊。”
  远处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地赶来,呼啦一下把小摊子围得密不透风。
  张新杰皱眉,有些不满地看着套着周泽楷外套的叶修:“我不是告诉你今天降温5℃,加件外套吗?”
  叶修想起刚才道士说的,有点委屈:“新杰你一点都不在乎我的意见。”说完还撇了撇嘴。
  黄少天挤到叶修身边勾住他的脖子:“老叶你这么大人还能迷路,这要传到国内一定上热搜哈哈哈哈哈。堂堂世邀赛领队迷失苏黎世街头,让你的粉丝见识到你的真面目!”
  叶修自动归类为“冷嘲热讽”,冷漠地把黄少天的爪子扔下去:“少天你一点都不关心我,友尽吧。”
  叶修又看像那群偷摸拍照报团嘀咕还时不时瞅瞅自己的队员,心里更加失落:“你们都排挤我,不理我!”
  然后叶修接过苏沐橙递来的奶茶,一甩头气鼓鼓地跟着两个妹子走了。
  留下原地石化的众人。
  ——刚才好像又看到楚云秀小人得志的微笑了。
  ——好气啊。
  ——叶修生气的样子好可爱啊。
  ——叶修为什么生气?
  ——叶修生气了!
  ——快去哄啊!
  一群人又浩浩荡荡地跑远了。
  王杰希没有动,他转头看向摊主,大小不一的眼睛闪着睿智的光芒。
  摊主缩了缩,这人天生异相,看起来道行比我高啊。
  “啪”地一声,王杰希一拍桌子,礼貌地开口道:“麻烦您算一下我和刚才那人的姻缘。”

  晚上,叶修收到来自王杰希的信息。
  中草堂进贡野图两只,请领队息怒。
  叶修开心地下了结论,还是大眼儿最好。
  叶神!越是美丽的蘑菇越碰不得啊!

——END——
 
 

评论(13)

热度(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