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殿枫

老婆,凌翎柒
all叶,叶修新杰本命
其实,我是个正经人

[黄叶] 叫你你敢应吗?

旧文修改重发

千年古刹,精怪频出,切记,勿过夜!

  这块石碑放在蓝雨寺大门前已不知几载,就连附近村落最长寿的老人也说不清它是何时出现的。

  今日,蓝雨寺又迎来一位来访者。

  叶修站在大门前紧了紧身上的包裹,抬头望了望天色,又犹豫地看了眼石碑,悄悄探进半个身子打量着院子,最终还是选择迈入这个破旧阴森的古寺。

  深秋的风扫着他踏过的青石板,时不时发出尖锐的啸声,那块石碑在这样凌厉的攻势下也不禁左右摇摆,最后竟无声地化为粉末,仿佛完成了它的使命。

  叶修若有所感的回头望去,在冷风的催促下还是赶紧跑入了最近的屋内。

  这里应该很久没人来过了。

  案上的香灰早已被日复一日的灰尘压在下面,墙角的蜘蛛网也已经破败不堪,正对着门的一尊佛像也认不出是什么了,金漆狼狈且斑驳的贴着,那曾经庄严肃穆的法相现在看来倒显得凄凉。

  还有一张床。

  叶修走过去,圆润的指腹轻轻滑过床沿,未沾上半点尘土。他疑惑的皱了下眉,却还是放弃浪费脑细胞思考,翻身上床,合衣睡去。

  深夜,大雨倾盆,宛如孤魂野鬼的哭嚎。

  在这片嘈杂中,叶修听到有人在叫他。

  “老叶老叶老叶老叶......”

  好吵。

  叶修不耐的翻了翻身。

  “老叶老叶老叶老叶老叶老叶老叶......”

  烦死了。

  叶修睁开眼,迷迷糊糊的看到墙上挂着一个青年。

  长得倒是人模人样的,不过这身体怎么像蛇一样?

  叶修还不是很清醒,对着那个不停叨叨的人竖起食指在唇边晃了一下,“嘘,安静点。”

  神奇地闭嘴了。

  叶修满意地去找周公约会。

  第二天一早,叶修打了个呵欠,突然想起昨晚,于是他走到那面墙边摸摸蹭蹭。

  (墙:夭寿啦,叶神在摸我!)

  什么都没有啊。

  叶修失望地叹了口气,算了,收拾东西,上路!

  叶修刚踏出大门,迎面一个道士打扮的人走来。

  喻文州一手拎这拂尘,一手拿着檀香木盒,表面上道貌岸然人五人六,可如果定神观察就会发现,他木盒下的手微微发颤。

  “咳咳,这位施主,”喻文州拦住叶修,不着痕迹的擦过他的腰,“请留步。”

  叶修闻言看了看喻文州,打扮的倒挺像个高人,只是,是不是太年轻了点?

  “这位施主,我观你眉间带煞,可是昨晚遇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喻文州露出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微笑。

  叶修摆手,头也不回,没钱,再见。

  一看等了这么久的宝贝要跑,喻文州也顾不得保持高人风度维持人设了,一手拦住叶修,另一只手把木盒塞到他怀里,“我看您一定是碰到传说中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美女,阿不,美男蛇了,您只要再住一晚,就一晚,不管他什么道行,一定手到擒来!”说完把叶修连拖带拽推进寺里,转身就跑。

  叶修一头雾水。

  再说这边,喻文州一路跑回后门,周身竟腾起白雾,待雾散去,已变化为昨晚墙上出现的蛇身青年,“天啊,吓死本剑圣了,差点就穿帮了。”

  “少天。”

  冷不防的一句从背后传来。

  黄少天一激灵,“队,队长!我,我什么都没做!就是出去串了个门......”

  “晚饭秋葵。”

  “队长我错了————”

  惊起林中飞鸟成群。

  又是一夜。

  今晚点点星辰悬于夜空,正是怀春少女幽会情郎的上佳之选,仿佛昨晚的雷雨大作只是一场梦。

  黄少天又悄悄地潜来,边走边碎碎念:“我昨晚亲手把队长的飞蜈蚣拿去喂鸡,现在老叶那不过是个空盒子,哈哈哈,老叶是我的了!”

  叶修又在半梦半醒间被吵醒。

  “老叶老叶老叶老叶......”

  叶修不耐烦的睁开眼,果然又是昨天那个青年。

  “你快答应一声啊,应了我就可以吃你了!”

  叶修身着白色的中衣,折腾了半夜显得有些凌乱,此刻挑眉一笑,竟有着说不出的诱惑,“我应了,你待如何?”

  黄少天迅速的从墙上游下,准备扑向他朝思暮想的人————

  盒子开了,

  “不————”

  和早上如出一辙的惨叫,之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叶修好奇地看了眼盒子。

  一盘清水煮秋葵。

——END——

日常短小烂尾。

评论(6)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