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殿枫

老婆,凌翎柒
all叶,叶修新杰本命
其实,我是个正经人

<韩队生贺>

神偷叶不修
  叶修是一名盗贼。
  是一名出色的盗贼。
  是一名铁面韩警官抓了十年也没揪住的宿敌盗贼。
  准确地来说,两人打了无数次交道,脾气秉性了解地门儿清,但就是没有证据治叶修的罪,这你有啥办么?
  某天,一位衣着花哨的先生,如鬼魅一般飘进了韩警官家的阳台。
  韩文清擦着正淋淋嗒嗒滴水的头发从浴室走出,皱着眉思考叶修最近怎么这么安静。韩文清点开显示着99+的群,瞥了一眼黄少天毫无意义的刷屏,关机,把手机扔在茶几上,干脆利落。
  警兆忽生。
  韩文清的身体在一瞬间做出反应,将重心集中在右脚,转身,出拳,一气呵成。这般流畅的动作却在看清来人的刹那被打断。
  他伸手扶住那人,眉头拧起,语气虽依旧严厉但夹带着关切:“叶修?怎么回事?”
  叶修半眯着眼,摸索着沙发,轻轻挣开韩文清的手躺了上去。
  韩文清神色一黯。
  叶修打了个呵欠,看上去困得不行,缓缓开口道:“我刚才去了老冯那儿,小周有可靠的情报说他新进了一批军火,我这不寻思顺点儿犯罪证据嘛。”叶修停住了,仿佛在休息。
  顺?韩文清有些无语,说得好听。韩警官对这类语言艺术持有否定态度。
  叶修又继续说:“别看这老家伙平时一副马上要心脏病发驾鹤西去的样子,其实人奸着呢。在自己的房间里都安机关,我不小心就擦了个边。”
  这一次停了好久,久到韩文清都想晃一晃他看睡没睡着。只听叶修再一次说:“啧,说真的,这麻醉剂真好使,你哪天失眠哥去给你弄点儿啊。”
  叶修迷迷糊糊地掏出一个U盘扔给韩文清,嘴里嘟嘟囔囔地抱怨:“要不是看在你生日快到了的份上,哥才懒得,跑,这趟儿,活呢。”
  听到这人绵长的呼吸声,韩文清叹了口气,眸间泛起不易察觉的温柔。他俯身把叶修打横抱起,轻轻地放在卧室的床上,然后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叶修安稳的睡颜。
  窗外蝉鸣不绝,夜色寂凉如水。
  十年前,他们刚从军校毕业,那时两人就是见面不较劲就浑身难受的样子,正赶上国家需要一名明面上与法律站在对立的立场上,实则是协助政府窃取各种情报机密的特殊人员,理所当然的,两人对上了。
  选拔的结果就是,叶修打败了韩文清。也是夏天,阳光为十八岁的少年镀上一层金光,毫不吝啬的褒奖他的胜利。他站在台上,对韩文清笑得狡黠,远处的红旗与他的身影重合,在风中飘扬,像是止不住得意摇晃的狐狸尾巴。
  韩文清被自己乱七八糟的比喻逗笑了。
  在那之后啊,他自己则选择进入势力最乱的S市的警局,希望借此,护他周全。
  叶修曾问过韩文清,他当时这样问:“老韩,你为什么不去Q市呢?冬冷夏凉的,多适合你。你往S市一待,哪还有人敢犯罪了?”
  韩文清表面不透露半句,其实内心腹诽着,不来这儿,岂不让周泽楷近水楼台先得月?
  一想到这点,韩文清就来气,这家伙有什么好的,为什么周泽楷,喻文州,王杰希,黄少天什么的都盯着不放?
  韩文清伸手,捏了捏叶修的脸,又摸了摸叶修的手,再揉了揉叶修的小肚子。嗯,该死,手感好像挺好的。
  他默默唾弃了一下自己的行为,然后翻身上床。
  韩文清掀开被子,将叶修抱在怀里,有几根不安分的发丝撩拨着他的唇。韩文清咬咬牙,偏头避开。犹豫了一会,还是在叶修颈间轻轻地啃了一口。
  划归所属权,韩文清满意了。
  叶修这时动了动,翻了个身面向韩文清,但却没有醒,也无意识的将胳膊环上韩文清的腰。心中的燥热逐渐退去,韩文清也在这少有的宁静中睡去。
  次日天明,韩文清醒来时叶修已经走了,身旁连余温也未留下一丝。真是应了那首诗,轻轻的我走了,不带走天边的一片云彩。
  枕头旁留有一张小纸条。上写道:“多谢韩大大招待,不过你又错过了抓哥的机会呦。”
  背面好像也有字,韩文清将纸条翻过去,上面着:“你啃的这一下我记住了!”
  韩文清够了勾唇角,一边烧掉纸条一边想。没关系,他们可是要纠缠一生的宿敌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送韩队一只叶不修作为生日礼物!

评论(1)

热度(69)

  1. L凌翎柒阳殿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