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殿枫

老婆,凌翎柒
all叶,叶修新杰本命
其实,我是个正经人

一些小段子

双鬼

       自几年前,虚空折一阵鬼,江湖隐隐呈现出变天的趋势。微草传位于高英杰,霸图交与宋奇英,卢瀚文接手蓝雨......

       不过,这些都与李轩无关了。

       他辞去虚空掌门之位,于各地游山玩水,纵情声乐,却看似潇洒,实则寂寥。

       李轩又回到了当初两人第一次执行任务的地方,那是一座民房,早已人去楼空。

       李轩推门而入。院子里铺着薄薄一层新秋的落叶。李轩不禁想起,曾经这户人家的热情招待,慈祥的老人家,爽朗的农家汉子,还有空气中麦穗的清香。当时他说了什么?哦,当时他对吴羽策说:“待你我退隐,我们也要过这样的日子。”

       可如今,承诺仍在,斯人已逝。

       李轩叹了口气,正欲离去,一个青年推开了红漆斑驳的大门,吱嘎作响。

       来人微笑着看着李轩道:“阁下不请自来,不知可否请教一下名谓?”

       两人相隔不足三步,李轩走上前,揽人入怀,在那人耳边轻声道:“在下李轩,羽美人可记好了。”

       自此,江湖再无鬼刻与逢山鬼泣。

 

大漠一叶

       主人是十年宿敌,两张账号卡的关系倒还不错,闲来无事时切磋一下,喝点小酒唠唠主人的感情问题都是常有的事。

       今天的气氛有点诡异。

       一叶:“大漠啊,哥要换主人了。”

       一叶之秋等了好久都没听到回答,正疑惑的偏头看去,结果被旁边那人抱了个满怀。

       一叶一惊,正想推开,大漠开口了:“想哭就哭吧。”说实话,大漠孤烟觉得,在喜欢的人心情不好时,提供给对方一个可靠的肩膀才是一个男人最基本的要求。

       显然,他还是只适合战场。

       一叶之秋很无语:“哥还不至于因为这个就哭吧......”

       这是一个很尴尬的时刻。

       就在气氛沉重到一叶之秋准备顺着大漠孤烟哭一场的时候,突然天旋地转。

      大漠孤烟将人扛在肩上,一不做二不休,强抢了再说!

 

林方

      正直的流氓在感情方面极其扭捏,而猥琐的盗贼却出乎预料的直接。

      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方锐终于忍不住将人扑倒在沙发上。

      林敬言诧异的瞅着他。

      方锐一阵气结:“林大大,你有没有点身为攻的自觉?”

      林敬言微笑,颇有张新杰的风范,他伸手摘下鼻梁上的平光眼镜放在一旁,道:“试试不就知道了。”

评论

热度(30)

  1. Windsky阳殿枫 转载了此文字